切换中文

简体中文

切换英文

EN GLISH

客户服务热线:0371-62717333

imgboxbg
imgboxbg
imgboxbg
imgboxbg

大禹文化

DAYU CULTURALs

/
/
-
从考古学理论方法进展谈古史重建(二)

资讯详情

从考古学理论方法进展谈古史重建(二)

  • 分类:文物考古
  • 作者:陈淳
  • 来源:微信
  • 发布时间:2019-04-10 00:0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从考古学理论方法进展谈古史重建(二)一、考古学理论方法的进展历史学家研究的大部分材料都是文字记录,这种材料是对人类思想和行为的直接说明。他们一般认为,没有这种文字就没有真正的历史。考古学家研究的材料主要是人工制品,它们通常被叫做“物质文化”。考古学家主要是根据古代先民遗留至今而免于损毁,并有幸被我们发现的有限物质遗存来了解过去的。历史学和考古学能彼此补充,以充实人类发展的编年史。但是,这两门学科在

从考古学理论方法进展谈古史重建(二)

【概要描述】从考古学理论方法进展谈古史重建(二)一、考古学理论方法的进展历史学家研究的大部分材料都是文字记录,这种材料是对人类思想和行为的直接说明。他们一般认为,没有这种文字就没有真正的历史。考古学家研究的材料主要是人工制品,它们通常被叫做“物质文化”。考古学家主要是根据古代先民遗留至今而免于损毁,并有幸被我们发现的有限物质遗存来了解过去的。历史学和考古学能彼此补充,以充实人类发展的编年史。但是,这两门学科在

  • 分类:文物考古
  • 作者:陈淳
  • 来源:微信
  • 发布时间:2019-04-10 00:00
  • 访问量:
详情

从考古学理论方法进展谈古史重建(二)

一、考古学理论方法的进展

历史学家研究的大部分材料都是文字记录,这种材料是对人类思想和行为的直接说明。他们一般认为,没有这种文字就没有真正的历史。考古学家研究的材料主要是人工制品,它们通常被叫做“物质文化”。考古学家主要是根据古代先民遗留至今而免于损毁,并有幸被我们发现的有限物质遗存来了解过去的。历史学和考古学能彼此补充,以充实人类发展的编年史。但是,这两门学科在利用的证据类型、重建过去的方法和提供的信息上差异很大,因此在所能重建历史的侧重方面也必然不同。

考古学就本质而言旨在研究古代未知名者的遗存,其大部分努力是为了了解古代文化的产物而非文化本身。这些物质遗存更多体现了古代先民的生活方式、技术和经济,并有助于人们追溯它们的历时发展。由于证据的物质性特点,考古学家只能对它们的含义作出一般性的推断。加上这些证据常常是残缺不全或碎片化的,所以需要不断优化考古学的理论方法来提炼各种信息,以便对这些无言的物质材料作出科学的解释。一般而言,考古学家采用的理论方法越是简单粗糙,处理的材料越有限,则对历史产生错误认识和不当解释的可能性就越大

对于考古学和历史学研究之间的区别,俄国考古学家利奥·克莱因有很好的说明。他指出,考古材料是物质遗存和人工制品,并非是由语言锁定的概念。相反地,历史学家处理的是思想和语言领域的材料。文献资料与历史学家的语言相通,但考古材料则不是,后者处在另一个领域。因此,考古学家的任务就是要把考古材料(特别是它们的信息)转换到思想和语言的领域中来。而这种转换的关键,不但在于材料的积累,更在于理论方法的完善。值得强调的是,文献史学与考古研究关注和提炼的信息大不一样。前者多为时代明确的特定事件和人物,后者则擅长处理一般性事件如环境、技术、生计、人口和社会结构变迁的长期趋势,对历史学擅长且特别关注的具体时间、事件和人物信息很不敏感。

考古学研究人,所以它是一门人文学科。它研究的是人类的过去,所以它又是一门历史学科,但又和文献史学的研究迥异。它的研究方法又像自然科学,这是因为考古学研究的对象是物质材料,于是提炼这些材料中的人类行为和思想信息需要提出问题和假设,然后寻找各种材料和方法来进行分析,并予以验证和作出解释。英国考古学家科林·伦福儒和保罗·巴恩讨论了考古学研究中理论、方法和材料这三个关键组成部分的相对重要性。他们把理论置于最重要的地位,认为考古材料只有在理论方法充分完善的情况下才能被了解。这意味着,考古材料的意义和重要性取决于我们想要解决的问题,而各种方法是根据我们的研究目的和手头材料来进行选择和开发的。于是,对于当代高水平的考古研究,理论引导和问题设计就变得极其重要。

中国考古学的理论建设比较薄弱,人们曾一度将这门学科的发展寄希望于新材料的发现和积累。基于信奉让材料自己说话的立场,人们没有意识到研究什么问题是学者主观的偏好和选择,而没有问题意识的考古研究无法增进对历史的了解。考古学要做到“透物见人”,就像科学家提出关于自然界的一种解释那样,需要一套理论先行的逻辑推理和论证程序,没有现成的图像和答案。正如英国考古学家马修·约翰逊指出的,考古学家和没有头脑的废铜烂铁收集者之间的差别在于,我们要用一套法则将考古发现转化为对过去有意义的解释。这些法则从根本上说是理论的。事实固然重要,但是如果没有理论,它们就不会吐露真言。

在欧洲的古物学阶段,学者们利用艺术品和古建筑来增进对文献历史的了解,他们并不想研究名不见经传的人群。西欧的历史记载基本不超过罗马时期,于是,对罗马时期之前的遗迹就用一种浪漫主义的想象将其与历史传说中的人群挂钩。比如在英国,对于史前的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遗迹和遗存,学界流行将这些物质文化与凯尔特人的德鲁伊特教相联系的做法。因为根据历史传说,德鲁伊特教是随一批腓尼基人从中东来到英国的。在法国,人们将自己的历史源头追溯到讲凯尔特语的高卢人。1803年,波拿巴·拿破仑建立了凯尔特学院,鼓励学者们利用考古学、历史学、民俗学和语言学来构建高卢人与现代法国人之间直接传承的历史意识。

考古学诞生在历史研究最为薄弱的北欧,因为那里人类栖居的历史较短,缺乏可供说明古物的文字和历史传说,所以必须创造出一种独立的方法来研究历史。这就产生了以石、铜、铁技术发展先后为标志的相对断代技术。于是,“三期论”成为科学考古学诞生的标志。回顾考古学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它的理论方法都是通过不断借鉴其他学科而发展起来的,而且对材料的解读和历史的重建与考古学家受训的专业背景密切相关。

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进化考古学阶段,许多考古学家都是地质学出身,在历史重建的理论上受进化论影响很大。他们把考古材料看作古生物学中的“标准化石”以划分不同时代,并以直线进化的观点解释文化的发展。比如法国考古学家莫尔蒂耶就认为,法国的旧石器文化序列可以解释世界上所有地区的旧石器文化发展。这一时期考古学的历史重建带有浓厚的地质学色彩,当时的考古学家认为,人类历史的发展可以用单一的序列来标示,甚至能够从某洞穴的一个剖面上予以观察。

19世纪60年代开始,欧美考古学与民族学建立起密切关系,不少研究者认为民族学能够为考古学提供他们想要知道的所有事情。英国博物学家约翰·卢伯克用现代原始人群的生活方式和习俗来解释古代遗存,并提出一种文化发展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解释,把世界各地不同民族文化的差异看作自然选择的结果。卢伯克的综述,对20世纪上半叶的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考古学阐释产生了很大影响

在考古学的草创阶段,其基本工作仅限于构建物质文化的年代序列和分期,对物质文化的解读大体参照民族志材料的类比。由于考古学发轫较早的国家如丹麦、瑞典、英国和法国等国都缺乏悠久的编年史,使得这门学科更加依赖独立的方法进行研究。而以古希腊和罗马为对象的古典考古学,则保持着以文献、艺术史和族属为导向的特点,与考古学理论方法的关系比较疏远。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版权所有:河南大禹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河南省登封市少林大道91号   座机:0371-62717333  传真:0371-62717333

COPYRIGHTS © Henan dayu group co. LTD    豫ICP备1501770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郑州